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这对推迟结婚的恋人火遍全网!刚刚台山籍男主角携女友接受了采访
发布日期:2021-06-25 06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天上午,人民日报、新华网、央视新闻、广东发布等微信公众号都以《兄弟,这婚我们改日再结》为题,讲述一对恋人为抗疫推迟结婚的故事。

  阿布的电线岁的胡嘉侨是台山市赤溪镇铜鼓村人,现在在广州环投从化环保能源有限公司工作。他与邹雁冰一年前成为恋人,5月19日,他们网上预约,预定在6月1日回台山领结婚证。“六一”儿童节是两人商定的日子,主要是觉得这是一个快乐的日子,希望永葆童心,年轻一点、开心一点。两人的结婚登记照

  一年来,邹雁冰曾三次到台山,对台山的印象是风景好、美食多,山清水秀、民风淳朴。三次到台山,都是直达胡嘉侨的老家赤溪镇铜鼓村,还没有到过台山市区。按照原来的计划,6月1日领结证后,和家人一起品尝台山黄鳝饭。现在婚期推迟,品尝黄鳝饭也得等下次回来。

  因为疫情防控需要,身在广州的两个人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见过面了,平常主要靠微信、电话联系。他们表示,结婚是个人的事,但抗疫是大家的事,是更重要的事。

  领结婚证,对我来说是有意义的事,但是那天不回台山领证,对我来说就可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。我当时持续在支援社区核酸检测工作,如果中途暂停一天,这样不太好,而且当时的疫情也不是很鼓励人员流动。出于各方面的考虑,最后决定暂时不领证了。我男朋友作为一名普通市民,本身也在积极抗疫,很自觉地减少外出,所以他对这个决定非常支持。双方父母也很支持,他们觉得在防疫这种大事面前,个人的、家庭的都是小事,可以靠后。

  由于广州这边疫情比较严重,女朋友的职业比较特殊,在支援核酸检测,工作很忙,5月下旬没有办法回去,所以把原来领证的预约取消了。我们的家长都很支持我们推迟婚期这个决定,说要以大局为重,等到疫情过后也不迟。她是东北人,偏爱广东口味,喜欢赤溪的客家菜,也喜欢台山的海鲜。下次回来领证,要带她吃台山黄鳝饭。

  我叫邹雁冰,27岁,2016年入职市妇儿中心,本来在手术室工作。5月26号开始支援抗疫,去了越秀、花都、黄埔区的很多个点,后来在6月10日来到高风险区白鹤洞。当天刚刚报到,还没有去酒店放行李,我们就去支援社区做核酸检测了,那天晚上做到了将近12点。

  6月12号,正式开始“三人小组”工作。“三人小组”是由两个医护加一个志愿者组成,负责54户、六合至尊,115位居民。

  我们所负责的鹤园小区里都是老式楼梯楼,所以只能穿着防护服一户一户爬楼梯,天气也很热。有一次“扫楼”期间,一个同事因为不舒服要暂时休息,我和另一个志愿者大哥两个人完成了剩下的任务。这里面的经历特别难忘。在封闭管理的社区参与“三人小组”,上门为居民采样

  完成上门采样等任务后,我们还要对信息进行汇总,看看我们负责的住户的基本信息有没有修改、身体健康状态怎么样,有没有特殊的情况需要特别关注,比如怀孕等等,还有些原本信息录入错误的,都要修正过来。队长还要把所有信息汇总。

  把这些台账整理好了,后面的工作开展起来也会顺利些。而且,100tk全年历吏图库,因为我们负责的居民里,很多老人不会生成核酸检测的二维码,或者没有手机。整理好台账后,我们要将这些老人的信息录入并生成二维码保存,可以方便老人日后的核酸检测,减少等待时间。

  比如某天晚上我们做台账到12点多,第二天我们自己把每个居民的信息都录入了,然后截屏,打算看看第三天有没有地方打印出来,发给每个老人家。这样即使以后我们不负责他们了,他们再需要做核酸检测时也会方便点。

  我们医院在鹤园小区有24个人,参与了12个“三人小组”,都是各自小组的医疗负责人。手机会24小时保持畅通,居民有问题就会直接联系我们,晚上电话也经常响起来。

  因为防控需要,常常会有紧急指令,没有完整的休息时间的时候,就趁有空的时候,随便坐在哪里休息一下。

  和未婚夫交往有一年左右了,六一登记是我选的日子。儿童节嘛,这一天结婚的话,每年的结婚纪念日都感觉在过儿童节,好记又快乐的日子就又多了一天。而且,“因为老公不记得结婚纪念日”这样的原因吵架的几率就又小了一点。

  结婚登记照就是支援前拍的,预约民政局是未婚夫预约的,高铁票也是他买的。我家在东北,他是台山人,我们要回台山领证,六一登记的名额一开放他就预约好了。

  为什么说“班算好了”呢?因为六一当天是工作日,一般工作日我都要上班,只有上完夜班的第二天是肯定可以休息的。所以我算到六一前一天我值班,六月一号是肯定可以休息、能去登记的。不过,疫情一来,就把预约取消了。

  原计划的朋友圈“官宣”文案,大概是“永结同心”这样。他知道我来了白鹤洞以后,很支持,但是也很担心。他说我是“天使女朋友”,等疫情结束了,就想娶我回家。

  他是个很好的人,在心理和生活上都给了我很大的支持。他知道我的眼药水还有多少,会提前买好然后提醒我要带好;知道我哪天快来月经,会提醒我带卫生巾和暖宝宝。但其实在这里,暖宝宝根本用不上,防护服一脱掉,整个人都是湿的。

  很早以前看新闻时,我就问过我妈:“如果国家有需要,你会不会让我上前线?”我妈说,如果你不会添乱能帮忙你就去。我说,你答应得这么痛快,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你的独生女了?

  我妈说: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,小家完不完整就不重要了。”脱下防护服后,浑身湿透,衣服被浸成“汗湿绿”

  所以,我相信我爸妈一定是全力支持,并且也为我能出一份力而骄傲的。只不过那天出发来白鹤洞这里的时候,非常赶时间,我就没有跟他们讲。

  后面忙起来了,就忘了特意去跟他们说这件事。有时候我收工,他们都睡了。就像前天我收工回到酒店已经过了12点,昨天回来整理资料也过了12点,他们都睡了。在社区支援核酸检测采样

  也不是一件特别要讲的事情,反正现在疫情我们也见不到面,就等到见到面再讲吧。

  要说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话,就是:“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包容和支持,我这一辈子能有这样出一份力的时候不多,以后陪你们的日子还长。”

  原标题:《这对推迟结婚的恋人火遍全网!刚刚,台山籍男主角携女友接受了采访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