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初心如磐写忠诚:记蒲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王振生
发布日期:2022-01-13 03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刑警在人们的印象中就是破大案抓逃犯,而王振生不仅对案件缜密细办,还对倍加关爱。多年来,参与破获各类刑事案件2000余起,担任刑警中队长以来,破获命案12起,资助多名需要关爱的儿童。

  近年来,王振生因工作突出,多次受到表彰,成为人民的忠诚卫士,并因为自己的爱心善举,被授予“蒲子好人”“临汾好人”“临汾十大道德楷模”“最美优秀志愿者”等称号。

  2018年8月7日,蒲县太林乡常兴煤矿发生设备盗窃案,时任刑警大队二中队中队长的王振生接警后赶赴现场,通过现场排查,锁定犯罪嫌疑人5名,均为邻村在该矿上班的工作人员,王振生带领民警进行抓捕时,犯罪嫌疑人早已外逃。

  5名犯罪嫌疑人中有一位与王振生有远房亲戚关系。8月9日清晨,犯罪嫌疑人家属委托田某拿着1万元现金来到王振生的办公室“通融”。王振生说:“你们别来这套,赶紧让他们投案自首。”田某说:“王队长,这些人都是农村的,还有一个是你亲戚,别嫌少,你先‘活动活动’吧,不够他们再凑。”“黑脸”王振生一下就怒了:“你这是害我哩!想让我‘进监狱’?他们偷的设备价值1万元左右,属于刑事案件,这事了不了!不要说了,我家亲戚我也帮不了他。这刑警队不是我家开的,你把钱拿走,你要是敢放下,我就上交纪委啦!”

  2013年,王振生接到分管领导电话,交警在乔家湾乡公路排查时,发现民用车辆里藏有猎枪,请迅速赶赴现场。王振生立即放下手头工作,带领民警马不停蹄赶到现场。王振生愣了,这不是我大舅哥么!咋办?王振生先命令办案民警把嫌疑人带回办案区,又及时向分管领导申请回避。同事们开玩笑说:“振生,你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……”王振生说:“我申请回避,该咋办就咋办!回去后我给爱人解释吧。”最后,王振生的大舅哥因私藏被判了刑。这个事一时间在县城传开了。有人说,这个“黑脸”刑警没有人情味,把大舅哥都抓了;还有人说,这个刑警队长办得对,看看谁还敢“胡来”。

  刑警大队长杨建忠说:“王振生工作认真,为人厚道,讲原则、守规矩,我们就需要这样的人。”

  2004年,王振生从刑警大队调到驻扎离县城50公里外的太林乡刑警二中队工作,这一干就是16年。

  该中队主要负责克城镇、乔家湾乡、太林乡、曹村乡的刑事案件,中队辖区工矿企业较多,人口流量很大,社会治安复杂,刑事案件多发。警力不足,他们白天晚上连轴转。

  2017年3月,刑警二中队辖区发生一起盗窃案,经过侦查,锁定嫌疑人。一位领导给王振生打招呼说:“这个嫌疑人是我的亲戚,你看怎么能把案子消化了。”王振生思考了一会儿后说:“领导,我考虑考虑。”

  王振生的思想在斗争着,是立案抓人?还是违纪办案?受害者的利益重要?还是领导的关系重要?王振生深深思考后决定:立案抓人!

  在一次会议上,王振生碰见干预办案的领导后,想给他解释,刚一开口,这位领导烦躁地说:“别解释了,人都抓了,还解释啥。”

  “当时孩子才5岁,婆婆公公在农村,他在乡镇,半个月才回一趟家,娃成了我一个人的了!我又上班又管娃,同事们都说我这不到30岁的小媳妇,咋看上去像40多岁的女人,真‘后悔’嫁给他!”王振生的爱人武元平发着牢骚。

  王振生避重就轻地说:“我家大事我做主,小事都是我老婆说了算,可这多年来家里从来没有过大事。”

  “孩子7岁时,半夜发高烧,振生因为值班没法送孩子去医院。第二天到医院后,医生问我,你是孩子亲妈吗?这么危险,为什么昨晚不来,急性喉炎容易导致窒息死亡。”武元平气愤地说,“我真后怕,也真恨这个不管家的男人。当时,抓起电话和振生大吵起来,工作重要还是你娃的命重要?”

  这个刚毅的汉子,他用柔情滋润着罪犯孩子的心田;这个粗犷的男人,他细心照料脑瘫的弃婴;这个助人为乐的警察,他帮助盲童点亮人生路。

  2015年11月,王振生带领专案组民警远赴四川乐山抓捕犯罪嫌疑人邱某兵。凌晨5时,当王振生抓捕邱某兵成功后,发现他家里只剩下一个9岁的女孩在旁哭泣。临走时,王振生联系小女孩同母异父的哥哥,并给小女孩留了电线元现金。王振生说:“有事给叔叔打电话,叔叔把你爸爸带走了。”

  这个电话一留,却给王振生留下了一个“超生女儿”。从2016年开始,王振生每个星期六都固定给这个“女儿”小君君通电线元生活费。刚开始,他的爱人武元平发现王振生“不对劲”,不抽烟不喝酒的他老是背着她打电话,而且开支也大了。因此,他们开始吵架,王振生说:“有些事情不能给你‘汇报’。”武元平说:“咋呢!你在外面有相好的啦?”王振生笑眯眯地说:“我有这贼心,可没这贼胆啊!老婆你别瞎想了,我给你老实‘交代’,我资助了一个杀人犯的孩子,这些钱你就当我抽烟喝酒了。”武元平说:“你早说嘛,我也是通情达理的人,咱们一起资助!”

  2018年的一个星期六,王振生像往常一样和小君君聊天,小君君突然叫了一声“王爸爸”。从此,小君君把王叔叔改口为“王爸爸”。

  2012年的一个星期天,王振生回到山村里看望年迈的父母,他妈妈说:“振生,咱邻居家有个小孩得了白血病,他家经济紧张,你是咱村走出的最大的‘官’,你想办法帮帮他。”王振生跑民政,求同学,到处“化缘”,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爱涌山村,为小朋友捐助2万余元。

  2017年,王振生被蒲县县委县政府评为“蒲子好人”,在颁奖现场,他发现同获“蒲子好人”荣誉的王春娥带着盲孙甄浩宇来领奖。王振生了解到有音乐天赋的甄浩宇父母离异,跟随患病的爷爷奶奶生活时,多方联系该县文化局声乐老师曹汝博开始每周日对他进行免费指导。曹汝博说:“振生,我也跟着你一起做公益!”曹汝博这一干就是三年。2020年王振生把甄浩宇送进临汾特教学校上学,为了提高他的音乐水平,临汾的音乐爱好者王鹏皓也加入了王振生的爱心公益队伍,每个星期日一对一给甄浩宇进行专业辅导培训。

  2019年5月16日,王振生晨跑时,在蒲县公园的一个长凳上发现一名女弃婴,王振生报警后把孩子送往医院,经检查确诊为脑瘫患儿。王振生积极联系民政部门,患儿被转院到北京治疗,王振生和爱人多次赴京看望。

  有人问王振生,你为啥做公益?他说:“这是缘分,一碰到就不想撒手。我是警察,最主要的是人民的警察。我除了工作,做点自己喜欢的事,来回报社会。”